欢迎光临河南科丽奥高新材料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通讯地址: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瑞达路96号(高新区管委会北)创业中心二号楼
电话:0371- 67897505
传真:0371- 67897505
电子邮件:kla@hnkla.com
行业动态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雄安新区方案或6月底上报 将建21世纪地下管廊式设施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06-08 14:32:07

    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上,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徐匡迪透露,雄安新区的规划方案编制预计6月底告一段落,将提交到中央审查。规划的一个重大挑战是白洋淀复杂的水陆状况,如何处理城和淀的格局。

 新区发展绝不被房地产绑架

  

  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由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承办。

 

   徐匡迪做年会主旨演讲。演讲一开始,徐匡迪即强调,“雄安新区的发展决不被房地产商绑架!”他说,这次要从体制机制多方面做彻底的变化,为中国今后的城市发展探索一条新路。 

  

    他介绍了雄安新区规划工作的最新进展。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半年多工作的基础上,现已成立由国内顶级规划单位联合组成的工作营,包括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及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六个团队。这个工作营进行现场调查,形成多个方案,研讨和提出建议。

  

  此外还成立了一个雄安新区规划评审会,邀请地理、生态、交通、能源等多个领域的70多名专家,评审、讨论各个方案。徐匡迪介绍,规划方案预计到6月底告一段落,将提交到中央审查。

  

选址依据“山川定位”立轴线

  

  成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公布以来,为何选址“雄安三县”的讨论不断。徐匡迪首次对选址原因做了更详细的解释:新区选址是按中国传统文化的“山川定位”立轴线。 

  

   中国传统都是南北轴,在徐匡迪展示的地图上,雄安就位于北京南面的立轴上。雄安到北京西面的潭柘寺和东面的通州,刚好也是对称的。徐匡迪说,“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依托这条千年的轴线选定了雄安新区的地址。

  

   据徐匡迪介绍,北京“往南顺下去”也经过霸州,但没有选址霸州,因为这里有地裂,地质状况不适合建城。后来在附近找了五个选址,最终确定了雄县、容城和安新联合起来的这个区域。

  

启动区拆迁压力不大

  

选址的另一原因在于雄安新区的人口、建设现状。徐匡迪介绍,雄县、容城和安新三个县的人口不到全国一个县的平均人口,尤其是30平方公里的启动区,基本没有什么工厂,“一张白纸”。 

  

“白纸”源自1968年的一场洪水。徐匡迪介绍,当年太行山发大洪水,流到华北平原的最低点白洋淀,就是现在的建城区。此后,这片区域就禁止搞永久性设施建设,所以“启动区的动拆迁问题是非常小的”。

  

那么新区现在是否还有洪水风险?徐匡迪解释,多年来河北省的城镇化都是沿着太行山南北向发展,北有保定,往南到石家庄、邢台、邯郸等,城市用水大多取自太行山,现在很多河流都断流了。雄安新区自1968年后再没有发生过大洪水。

  

农民都要搬出去?

 

徐匡迪在演讲中展示了工作营现在形成的四个谋划方案,“不是具体规划,只是思路”。这四个方案有所差异,但都面临同一个难题:如何处理白洋淀里的村庄。徐匡迪介绍,除了30平方公里的启动区较少涉及湖体,整个区域的规划和建设需要安排好“淀”和“城”的格局。

  

他表示,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是对新区规划的重大挑战。不同于一般湖泊,白洋淀水中有淀、淀中有村、村中有堤、沟渠相通。水中的高地聚集人口,形成规模相当大的村落。

  

徐匡迪表示,其中最难的挑战是白洋淀的淀中村和堤上村。这里村民的生计主要是水产养殖和旅游。从治水的角度说,最好把人全部都搬出去,但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说,美丽乡村正是人与自然友善互动的结果,应该保留。既要保护生态,又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保护农民利益,“这是最棘手的问题”。

  

不过,徐匡迪指出,新区规划的原则是“水城相融、蓝绿互映的生态宜居之城”。现在专家们有一个共识,新区建设的基本出发点是城镇与乡村的共生共荣和共同实现现代化。“不是说农村都去掉,人都搬出去,再来搞新区,和过去东部地区搞开发区是两个概念。”


 

雄安交通布局详解:4条高铁实现京津冀0.5-1小时圈

  

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河北省保定市所辖雄县、容城、安新3县设立雄安新区。区域发展,交通先行。未来雄安新区的交通规划建设如何进行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到,在未来的雄安新区交通布局中,公路、铁路和航空规划都已经有了整体设计,部分规划内容已经开始建设。根据规划,大部分交通设施将在2020年前后将投入使用,这与雄安新区的建设规划周期合拍。

  

未来的雄安新区将建成高铁纵横穿插、机场南北迅速可抵、快速与高速公路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布局。

  

但相关交通专家也指出,雄安新区交通规划艰涩,需要以解决现代城市病、建设绿色智慧交通系统为目标,从而实现交通规划和布局的集约、高效。

 

三个机场

  

5月22日上午,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团城村村东,远远可见十余个塔吊正在吊装各类建材,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十分繁忙。团城村及周边目前相对偏僻,但到2019年这里的面貌将完全改变。此位置将建成首都新机场北航站楼。与北航站楼同步施工的,还有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礼贤镇、榆垡镇和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其他区域的设施,整个首都新机场建设正在全面进行中。

  

首都新机场距离雄安新区约100公里。

  

5月25日,在2017中国民航发展论坛上,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刘雪松在演讲中提及对首都新机场的定位情况。他说,首都新机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航空引擎。2019年新机场建成投用后,聚焦大型国际航空枢纽、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服务雄安新区建设发展,服务首都北京建设发展。

  

刘雪松还介绍说,到2025年,北京地区航空客运需求为1.7亿人次,未来实现双机场运行后,旅客吞吐压力仍巨大。为此,从2015年开始,在京津冀一体化的交通规划中,由石家庄机场、天津机场与首都机场共同组成京津冀机场群协同发展,这已经开始运作。

  

石家庄机场、天津机场距离雄安新区分别为170余公里、130余公里。通过现有高铁线路,可实现1小时左右到达。未来的首都新机场,也规划有多班高铁线路通往雄安新区,可实现半小时左右即达。这三个机场也可以通过京港澳、荣乌、大广等高速公路前往雄安新区,车程在2小时左右。

  

刘雪松在演讲中公布的最新数据为,首都机场国际运量增速明显快于国内运量,天津、石家庄机场增速明显快于首都机场。首都机场全力打造大型国际枢纽,国际和地区旅客占比从2014年的24%上升到2016年的26%;天津机场形成进出北京的空中新通道,2016年共有256万京冀及周边旅客出行;石家庄机场形成进出北京的旅游新线路,2017年前4个月,空铁联运旅客达到19万人次,同比增长74%。

  未来雄安新区的民航需求也将由这三座机场来承担。如何实现这三座机场之间的互联,从目前的交通布局来看,最便捷的解决方式将是高铁。

  

四条高铁线

  

雄安新区被公布前,这一区域内的高铁早有动作。

  

容城、安新、雄县均位于保定市东部,高铁建设全面展开后,这三县在2015年年末也进入了“高铁时代”。2015年12月28日,天津与保定之间的津保高铁开通。天津的始发站为天津西站,到达保定东站。这条高铁线路将京沪、京九、京广等既有干线铁路实现了贯通。保定与天津之间的高铁行车时间为1小时左右,最快为55分钟。在此之前,保定与天津之间仅有普通列车,行车时间为近3个半小时。

  

津保高铁从保定东站驶出后,首先到达徐水站,随后开始向东行驶,依次到达白洋淀站、白沟站。从地理布局上看,白洋淀站位于容城县城区的正北方。白沟站则位于雄县城区的正北方。白洋淀站距离容城县城区约4公里,距离安新县城区约18公里,白沟站距离雄县城区约12公里。这两座高铁站目前每日均有32班普通列车、高铁及动车组列车通过。

  

公开资料显示,白洋淀站设置有车站综合站楼一座,站房面积3446平米;站台2座,全部为高站台,雨棚面积7200平米;正线(通过线)2条,侧线2条,车站规模为二站台四股道。车站候车室面积860平米,能同时容纳600人候车。白沟站的情况与白洋淀站类似。

  

白洋淀站及白沟站每天有20班以上的高铁列车停靠,对外地居民前来、本地居民出行十分便利。

  

4月1日,雄安新区开始筹划建设的消息公布。铁路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白洋淀站、白沟站在4月2日、3日发送旅客数分别在700人、1000人左右,比2016年同期增长三四成。雄安新区建成后,随着辖区人口数增长,这两个火车站是否会扩建以适应客流量,有关消息尚未有权威发布。

  

除了已建成的白洋淀站、白沟站外,另一条可以直接服务于雄安新区的铁路——固保城际铁路已经开始规划建设。固保城际铁路项目线路起自廊坊市固安县,向南经保定高碑店市、白沟新城、雄县、容城县、安新县,终到保定市与既有京广铁路保定站并站,并修建支线与京广高铁保定东站并站,正线线路全110.163km,全线共设置9个车站。其中的白洋淀城际站、白洋淀南站、白沟站、容城站位于雄安新区的辖区内。通过这一城际铁路,可以从雄安新区便捷到达首都新机场。固保城际铁路规划于2020年实现通车运行。

  

据天津卫视报道,4月27日上午,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市长王东峰与中国铁路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陆东福一行举行座谈,双方共同签署了天津市人民政府与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推进天津铁路建设发展的会谈纪要》。天津卫视的电视画面中,展示了未来的《天津铁路规划示意图》,京雄铁路、津雄铁路这两条新路线首次向公众披露。雄安站、雄安东站成为这两条铁路中的重要站点。根据该规划,京雄铁路直通新建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津雄铁路可从天津“新客站”换乘至天津滨海站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雄安站”可直通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京津冀三地的三大机场再次实现了便捷往来。1℃记者查阅中国铁路总公司官网等公开渠道,尚未发现有关于这两条新线路的最新信息披露。

  

上述四条高铁线路,成为目前已公开的未来雄安新区内的4条线路,通过这些铁路路线,可实现雄安新区与周边京津冀地区的0.5—1小时交通出行圈。这与规划中的整个京津冀地区1小时交通圈相吻合。

  

绿色智慧交通

  

民航、高铁的布局,基本奠定了未来雄安新区的交通布局。近距离出行则依然要由公路,特别是高速公路来承担。雄安三县目前均位于荣乌高速附近,通过荣乌高速,向西可到达京港澳高速前往石家庄及以南地区,向东可连接大广高速、京台、京沪高速,这些主干级高速公路已经实现了互联互通。雄安新区与周边地区通过高速公路可实现1-2个小时到达。

  

1℃记者检索近两年来已公开的京津冀地区高速公路建设规划,未发现直接通往雄安新区的新线路。现有线路已可以满足京津冀地区的公路出行。

  

在新线路鲜有规划建设的同时,京津冀地区打通高速公路“断头路”成为重要任务。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的公开信息显示,京津冀地区确认的高等级断头路有3条,包括京台高速、密涿高速以及京秦高速。1℃记者采访获悉,这三条线路均已开始建设,其中京台高速的断头路已在2016年年末打通并通车。另外两条高速公路也在施工建设中,规划的开通时间为2017年年底前。这三条高速公路只要全部建成通车,京津冀地区将再无高速公路断头路。

  

未来的雄安新区,高铁、高速公路、民航这三大交通基础设施将非常发达。中央对雄安新区的建设要求中,明确提出对相关交通规划建设的高要求——“构建快捷高效交通网,打造绿色交通体系”。对此,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陆化普提出了大体脉络和思路。

  

陆化普表示,首先,雄安新区交通规划,要立足于解决“现代城市病”的目标,建设绿色智慧交通系统。为避免重蹈“现代城市病”之覆辙,雄安新区应做好综合交通系统的顶层设计,建设绿色智慧交通系统。第二,要注重集约高效、职住平衡,建设绿色交通主导的综合交通系统。他指出,作为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要求雄安新区交通发达、环境优雅、集约高效;要求有便捷高效的对外交通、富有魅力的创业环境、宽松有利的成果转化条件和激励机制;要求构建生态城市,实现居住与就业均衡、公共设施和生活设施配套完善,建设绿色交通主导的综合交通系统。

  

在新区内部,交通系统的发展目标是建设绿色交通主导的综合交通体系。新区应以轨道交通为骨干提供通道运输服务,以常规公共汽车交通为主体实现高可达性,以共享单车为补充,建设末端交通绿色、先进、高度智能化的世界一流交通系统。

 

在新区周边,实现交通设施和周边用地一体化开发。借鉴国际城市交通发展经验,实现交通枢纽与周边用地一体化开发是建设生态城市和绿色交通系统的关键。在雄安新区综合交通枢纽规划建设中,改革土地取得与使用模式、突破单一用地功能制约、真正实现交通设施和周边用地一体化开发,是新型城镇化阶段影响深远、造福后代的创新发展之举。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则认为,雄安新区的空间布局形式,要为探索人口与经济密集地区的优化开发模式作出示范。要摒弃形式主义布局手法,采用组团式布局方案;要摒弃单纯功能布局和宽马路、大广场,采用多功能混合,密路网、小街区的宜人生活空间组织。在规划方面,要充分体现区域协同、城乡一体的理念,在区域层面要加强与北京、天津、石家庄、保定的协同发展,在地区层面要加强与雄县、安新、容城三地的协同发展,在城市布局、交通、服务、基础设施上高度协同融合。


雄安规划绿地超50% 绝不应被房地产商绑架


据河北发布消息,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6日指出,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应被房地产商绑架,要在体制机制等方面做变化,为中国今后城市发展尝试走一条新的路子。

 

由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6日在北京举行,徐匡迪在会上介绍了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一些思路。


徐匡迪介绍,新区规划的原则是水城相融、蓝绿互映的生态宜居城市,绿地要超过50%。同时,新区建设要处理好城淀格局,实现山水城市、灵动交融。他说,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对新区规划既是有利因素也是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是淀中村及堤上村。规划建设既要敬畏自然,保护生态,保护农民利益,也要发展提高,不污染环境。

徐匡迪说,新区是创新经济的载体,是先进科技文化的结晶,更是和谐宜居的人类家园。要以人为中心,建设为了人民、面向可持续发展的“人民城市”,满足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此外,新区设立是重塑中国生态文明时代新型城乡关系的重要示范,城镇与乡村的共生共融和共同现代化是新区建设发展的基本出发点。